真普選聯盟學者團立法會普選方案建議

方案A

-全面普選立法會總議席為90席。
-單議席單票制佔40席,以約400萬選民推算,每選區平均約10萬選民。
-全港不分區比例代表制選岀50席,沿用現行分區直選之最大餘額法及黑爾商數法,以及不設當選票數比例門檻,換言之任何名單得票達2% (以50%投票率推算,約為40,000票左右),均可獲得一席。

分析與評論

-此方案由於單議席比例較低,而比例代表制的安排沒有任何門檻,得票低至2% 亦能當選,故此是對小黨比較有利的制度(相較於方案B)。

方案B

-全面普選立法會總議席為90席。
-單議席單票制佔50席,以約400萬選民推算,每選區平均約8萬選民。
-分區比例代表制選岀40席,將全港重新劃分為大約6-7個選區,平均每區6-7席,改用抗特法(D’Hondt formula)

分析與評論

-此方案由於單議席制比例較高,而比例代表制部份用分區制,以及將選區議席減少及用抗特法,得票比例少於5%之政黨應難以得到代表,因而對立法會內的政黨組成有壓縮作用,不會出現太分裂的情況。
-比例代表制使用抗特法應會令政黨不再分拆名單,對政黨有鞏固作用,正常而言有利大黨獲得稍多議席。

可能過渡方案

方案A 之2016過渡方案

-立法會議席增至80席
-普選佔60席,包括35席分區比例代表制選出(沿用2012年方法及劃區)
-新增全港不分區比例代表制25席,用最大餘額法和黑爾商數法,不設當選門檻。選民分別在分區比例代表制及不分區比例代表制各擁有一票。
-功能界別減至20席。傳統之30席功能界別,現時大致可以分為專業界別9席 、工商界及各經濟產業15席 、以及社會及政治界別6 席 。建議按此三大類將各功能界別合併,每大類按比例獲分配原來2/3 的議席數目:即「專業」大類界別將佔6席、「工商界及各經濟產業」大類將佔10席、及「社會及政治」大類界別將佔4席。各大界別選民每人或每法團只能投一票,最多票之N名候選人當選。
-不再設「超級區議會」議席。
-取消分組點票

方案B 之2016過渡方案

-立法會議席增至80席
-普選佔60席,包括35席分區比例代表制選出(沿用2012年方法及劃區)
-新增25席單議席單票制,將全港分為25區,每區平均應約15萬選民。
-功能界別減至20席。傳統之30席功能界別,現時大致可以分為專業界別9席、工商界及各經濟產業15席、以及社會政治界別6 席。建議按此三大類將各功能界別合併,並按比例令每大類只獲分配原來2/3 的議席:即專業界別將佔6席、工商界及各經濟產業將佔10席、及社會政治界別將佔4席。各大界別選民每人或每法團只能投一票,最多票之N名候選人當選。
-不再設「超級區議會」議席。
-取消分組點票

分析與評論

-2016年的過渡方案,希望製造「不能逆轉」的改革動力,因此必須將傳統功能界別議席的絕對數目及比例均減少。將傳統的界別議席數目砍走三份一,並且合併不同界別,用意是令界別利益比前模糊,令下一階段各界別代表捍衛個別界別利益/席位的動力減退,有助在下一階段走向普選。各原來界別的利益代表,仍然有機會在2016年選舉中爭取議席,因此可能部份的反對聲音不會太大。
-考慮過在合併功能界別的情況下,一些選民數目較多的界別會否有明顯優勢,而令原來選民少的界別沒有人獲得代表。例如會否在「專業」的大界別中,教育界會佔很大優勢,而人數較少的如法律界會吃虧。初步估計是可能不會,因為選民不一定只會投給來自自己界別的候選人,例如有聲望高的律師或醫生參選,應亦可吸引相當的教師或衛生服務界選民投票支持。
-方案A的過渡方案,由於比例代表制在2016年一屆佔議會四份三,加上增設全港比例代表制會令更多小黨代表入圍,該屆議會可能更加分裂。
-方案B的過渡方案,在2016年加進25席單議席作過渡安排,但至2020年全部單議席選區要重劃(可能大致一分為二),並不理想,亦可能影響議員的問責性(即分區直選議員的2016年選區與2020年並不相同)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